瑞丽珠宝沿边开放经济带第一个产业集群

2011-07-18   发布人:中国-GIG
谁也未曾想到,我国西部沿边地区第一个产业集群,竟会在云南边境口岸城市瑞丽崛起。

  仿佛《天方夜谭》中一块飞毯载着一座翡翠之城降临在碧水清波的瑞丽江畔,仿佛蓝天之颈垂下一条五光十色的彩链,引得4400多户玉作坊、打金铺、珠宝店在产业价值链的空间高密度聚集一个集毛料公盘、玉石集散、创意设计、雕刻加工、批发零售、收藏拍卖、博物会展、人才培训和文化交流为一体的珠宝玉石产业集群,托起东方珠宝城横空出世。历史将见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并使之集群化的时机已经到来,这或许就是能改变沿边经济版图的第一块小小的、色彩斑斓的“经济马赛克”。

  瑞丽姐相,历史上曾是珠宝交易的集结地,傣语姐相,即为“宝石街”。今天的瑞丽有了新的冠名:全国四大珠宝交易地、国际珠宝产业重要承载基地、中国珠宝玉石首饰特色基地。如今,瑞丽珠宝市场年销售额高达25亿元人民币,珠宝玉石远销全国各省区市、港澳地区、南亚诸国以及韩国、日本、南非和部分西欧国家。

  瑞丽珠宝玉石产业的发展,催生了劳动集聚、资本集聚、人才集聚、服务集聚、市场集聚和消费集聚的共生效应,是市场诱致性自发的结果,也是政府引导下利用世界资源参与世界经济分工的产物。东方珠宝城的生机与活力,源自市场“无形之手”,与政府“有形之手”的奇妙合拍共振,是产业生态与政府营造的“软环境”、“小气候”风调雨顺的结果。

  早在1993年,瑞丽就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珠宝专业市场“中华珠宝第一街”。以后,逐渐降低准入门槛,在允许国内企业和个体玉石商开展珠宝玉石经营的同时,将外籍自然人纳入个体工商户管理,享受准国民待遇,参与珠宝玉石经营。允许公司、商号将从缅甸进口的珠宝玉石成品、半成品及原料向海关申办保税手续即可入市场,交易后再完税。一系列“放水养鱼”的政策引导推动着瑞丽的珠宝玉石产业逐渐向产业化道路迈进。

  2000年以来,瑞丽市委、市政府开始实施的“东方珠宝城”品牌战略是瑞丽珠宝玉石产业向集群化迈进的重要转折。从这一年起,瑞丽明确提出把珠宝作为特色优势产业来培育,一方面投入巨资对城市进行改扩建,优化投资环境,筑巢引凤;一方面积极引导和扶持珠宝步行街、华丰边贸市场、姐告玉城毛料市场、姐告中缅街和水上娱乐园五大珠宝市场建设,吸引国内外众多珠宝商家和雕刻技师落户瑞丽,让珠宝产业供应商、生产商和销售商聚集在一起,资源共享、利益共享、优势共享,产生集聚经济效应和创新效应。

  2004年,瑞丽玉雕界评出“瑞丽玉雕十杰”,标志着政府营造文化氛围,激活“高级要素”,培育高端人才并激发其创造力,提升珠宝玉石产业的集群竞争力,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2006年起,瑞丽每年举办一届“神工奖玉雕大赛”,推出一批玉雕大师,这些“思想的掘金者”和“精神的淘宝人”用他们具有深刻文化内涵的中国元素设计及其作品见证了瑞丽珠宝玉石产业的发展方向。先后有一大批玉雕产品荣获国际国内大奖,如“天工奖”、“中国玉器百花奖”、云南“泰丽宫”杯玉雕大赛奖等。在去年和今年举办的中国(昆明)东盟石博会暨珠宝文化节上,一批玉雕师荣获“云南十佳玉雕名师”、“云南优秀玉雕师”荣誉称号。

  珠宝玉石产业集群作为一个系统,需要相关机构和组织来实现制度规范,对整个系统的正常运转提供支持。瑞丽宝玉石协会与市委宣传部等相关部门紧密配合,在组建珠宝玉石行业诚信联盟,打造“瑞丽珠宝”区位品牌,组织会员参加全省、全国大型珠宝展销会和玉雕作品大赛,推动东方珠宝城玉文化交流与传播,提升产业集群竞争力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

  与东部沿海地区浙江的“块状经济”、广东的“专业镇”等产业组织方式不同,“瑞丽珠宝”是从内陆融入经济全球化的产业集群,这个中国西部沿边地区第一块“经济马赛克”有其自身鲜明的特点。

  原料来源国际化。瑞丽的珠宝玉石品种齐全,以翡翠为主,还有钻石、红蓝宝石、黄龙玉、尖晶石、水晶石、月光石、橄榄石、碧玺、猫眼、琥珀、玛瑙、硅化石等,主要来自缅甸以及南非、泰国、越南、印度、斯里兰卡、巴西、哥伦比亚等国家。东方珠宝城紧邻世界翡翠产地缅北帕敢,距缅甸最大的珠宝交易中心曼德勒不足400公里,在我国四大珠宝集散地中,独享“中国翡翠源头”之殊荣。这种发展珠宝玉石产业得天独厚的区域条件,使瑞丽的比较优势得到充分发挥,能够进入产业发展的最佳状态,可以实现以最有利的条件进行生产,以最有利的市场进行销售。

  从业者的外地化。从业者80%以上来自福建、河南、湖南、四川、浙江、广东等省及港台地区。来自邻国缅甸的外国从业者高达上万之众。走进瑞丽珠光宝气的珠宝市场,恍如来到海外异域,无论在珠宝街步行,还是姐告中缅街、玉城毛料市场,你都能遇上来自邻国的缅甸人和缅籍华人、巴基斯坦人、印度人、尼泊尔人。不同服饰、不同语言、不同肤色的人经营着不同造型、不同风格、不同种类的珠宝玉石,这是瑞丽在全国四大珠宝交易地最为独特的风景。

  业者集聚的规模化。瑞丽珠宝玉石产业本身就包含物质财富的创造活动,具有强大的内生变量,加上客源在外、市场在外、各种经济要素流入也在外,它不用随着本地工业化的发展而发展,可以不受当地市场容量小的制约,也没有第三产业要求“入门人口”门槛的限制,这就使得瑞丽可以打破产业结构演变的顺序,按照建设东方珠宝城的目标定位,把珠宝玉石产业作为产业结构高级形态超常规发展,加快外来资本、外来劳动力的自由流入和组合,使之直接面向市场集群,这样就明显放大了就业需求,推动了人口在产业链各个环节的集中化过程,东方珠宝城,已成为云南沿边地区最大的外来移民聚集地。据统计,瑞丽市包括户籍人口在内的8.4万城市常住人口中,珠宝玉石产业从业人员达3.5万人,占41.6%。“珠光宝气盈瑞丽,金玉良缘结半城”,东方珠宝城可谓名不虚传。

  产业集聚的市场化。珠宝玉石产业4400余户供应商、生产商、销售商和服务商主要集中在珠宝步行街、华丰边贸市场等五大珠宝市场。贸易、加工、销售等“一切皆在市场发生。”是市场化推进最早、市场机制发育最快的产业。

  产业组合的网络化。数千家大大小小珠宝店、玉石加工作坊和众多的服务商相互联系、相互竞争与合作,产生了产业关联效应、协作效应和外部经济效应,提高了原料、资本、技能、劳动力的利用程度,从而积累了社会财富,降低了交易成本。由此形成的产业竞争力是任何“大而全”、“小而全”的生产组织方式以及地域上相对分散的生产方式都无法比拟的。

  产业分工的群集化。人际关系和结构,对产业要素的组合和产业组织方式的形成,起到了独特的作用,不同省份来的从业人员按照各自家乡的生活习性、经商传统、技术专长在珠宝产业链上形成簇群式分工和场地集聚。福建人主要集中在珠宝街开店铺批零兼营,1000多户经营户中,福建人占了一半以上;河南人主要集中在华丰商城从事玉雕生产加工,人数多达数千之众;而湖南人则主要从事毛料买卖。

  这些外省人以亲缘、地缘结成紧密纽带,形成了良好的社会资本,营造出地域性的文化氛围和方便交流的语言环境,加快了信息的传播和知识的扩散,增强了集群的根植性和对外吸引力,促进了人们相互间的信任和相互合作的意愿,而相互间的承诺和守信等人文因素,又构成了集群运行机制的基础。

  产业发展的高端化。知识的创造、交流和传播,技术的创新、学习和应用,是瑞丽珠宝玉石产业集群获得持续性竞争优势的“活力因子”。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代表各种流派的玉雕师,不约而同地聚集到瑞丽珠宝产业价值链的高端,把瑞丽当作珠宝玉石产业研发中心,创意设计的艺术殿堂,在玉雕工艺上相互碰撞交流,激发了新理念、新工艺、新技法的产生和运用,取南北玉雕工艺流派之长,形成了“俏色巧雕、随形施艺”自成一体、独树一帜的“瑞丽工”,成为全国玉雕界最具影响力的流派之一。

  生产分工的专业化。从毛石切割、设计、雕刻、打金镶玉、抛光等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都有专门的分工和协作。

  生产服务的配套化。包括从珠宝玉石加工工具的提供、首饰盒的生产、玉雕底座的配置,到中介服务、信息服务、商业服务、教育培训服务、物流服务等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配套体系。

  瑞丽珠宝玉石产业集群完整的产业价值链,不仅为分工合作提供了基础,也为外来投资者寻找一个利益基础市场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为相关企业的加盟创造了很大的空间。而新生力量源源不断涌入,又为保持产业集群旺盛的生命力和持续的竞争优势挖掘了巨大的活力、动力源泉。频繁的人员进入和资本落地,使产业集群的增量,每天都在发生变化,资本聚集和业者聚集成为谁也无法统计的数字,瑞丽东方珠宝城每天都在上演“人与资本相逢,便有故事无数”的历史活报剧。

  品牌打造的节庆化。举办一年一度的中国·瑞丽国际珠宝文化节,打响东方珠宝城区位品牌,在泼水节、目瑙纵歌节、中缅胞波狂欢节中,也融入了瑞丽珠宝文化元素。

  产业区位是品牌的象征,如法国香水、意大利时装、瑞士手表、西湖龙井等。瑞丽数千家珠宝商以产业优势为依托,以地方特色为旗帜,共同塑造“瑞丽珠宝”品牌,这样就升华了珠宝玉石产业的文化价值。珠宝区位品牌与单个珠宝品牌相比更形象、更直接,是众多商家品牌精华的浓缩和提炼,具有更广泛的、持续的品牌效应。

  一年一度的中国·瑞丽国际珠宝文化节为东方珠宝城营造了一种浓厚的文化产业氛围,标志着瑞丽珠宝产业开始进入品牌化运作的阶段。这是继中缅胞波狂欢节成为云南的国际节会品牌,“有一个美丽的地方”成为德宏瑞丽的旅游品牌之后,瑞丽打造的又一个城市品牌东方珠宝城。玉石是文化的载体,文化是玉石的灵魂,文化附体,玉石有灵。玉文化体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浓缩了东方人的审美追求,是和谐文化的集中反映。通过节庆活动,可以把东方珠宝城具有地域特色的玉文化向世界集中展示,使之成为鉴别瑞丽珠宝的文化标志和识别珠宝产业的标准,表达了东方珠宝城共同的社会文化特征,促进了珠宝玉石产业高级要素的联结和共同价值观的形成。同时,培养珠宝商的文化认同感和归属感,鼓励众多商家植根本地,将自身的发展置身于本地有利于创新的文化背景和产业链的关联之中,使之成为不可移动的地域化的经济要素集聚群。

  瑞丽珠宝玉石产业集群仍在快速成长之中,越来越多的外来优势企业和产业资本加入到集群的生产链及价值链,整合集群内生产要素,做优珠宝玉石产业。样样好国际珠宝有限公司的加盟,使瑞丽有了毛料公盘;中国·瑞丽彩色宝石交易中心的入驻,丰富了瑞丽国际珠宝玉石集散地的内涵;龙润集团珠光宝气城的落户,将为东方珠宝城建起新的富贵之都、城中之城;姐告金龙珠宝商城、瑞丽赌石城等一批商城的相继开张,打破了以往五大珠宝园区的格局,呈现“满城皆是珠宝店”的景象。

  德宏州州长孟必光向记者介绍,珠宝玉石产业集群的出现,使德宏拥有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增长极”,以瑞丽“东方珠宝城”这个核心增长极为中心,德宏珠宝玉石产业发展将按照“一极两翼、多点辐射”的原则进行布局,把盈江规划建设成为珠宝玉石原料的集散地,把芒市规划建设成为一个重要的成品交易和珠宝玉石文化展示中心,以此放大珠宝玉石产业的规模经济、范围经济效应和地域品牌效应,力争通过5年的努力,把德宏打造成为海内外知名的中国玉都。

  德宏州委书记赵金认为,当前,瑞丽的桥头堡先行区建设和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设,正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战略选择。无论从世界经济竞争格局和发展动向来看,还是借鉴我国东部沿海地区优势产业形成和不断壮大的经验,产业集群化应该是建设外向型产业基地和特色优势产业体系,构筑沿边开放经济带的最佳选择。产业集群以其特有的聚集优势,使产业集中化、网络化、根植化,迅速提升产业竞争优势和区域竞争力,是沿边地区利用国内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参与世界经济分工最有效的路径。

  从“瑞丽珠宝”产业集群迅猛发展的势头来看,瑞丽经济自我发展的能力大大加强,培育特色优势产业的内生动力已经形成,喊了多少年的“两头在外”边贸加工业正在起飞,已初步营造出多个产业相互融合,相互联结的“产业生态”共同体。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打造外向型特色优势产业和出口加工贸易基地,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归大堆式”的企业聚集,而是市场自发机制和政府有效引导成长起来的优势模块经济,是具有强大竞争力的特色产业集群,是西部沿边地区地域化的色彩斑斓,块状明显的“经济马赛克”。

乐百家娱乐loo888,乐百家娱乐平台,loo888